江津小说网 > 历史小说 > 帝秦霸世 > 第559章 重立河内郡
    “上将军之言,在下了然于胸!”殷国相神色微微一变,对着上将军王贲,道:“对于上将军的要求,在下便可以代替殷王答应。”

    殷国相清楚,在这个时候,他们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,面对浩浩荡荡的秦军围城,若是不能低头,必然是血流成河,尸横遍野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弱者就只能低头。因为他们没有抬起头,挺直腰杆的权力与能力。

    特别是在通武候王贲这样一个杀伐无忌的无敌战将手中,野王就算是举城死战,也坚持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听到殷国相的表态,上将军王贲拍手叫好,对着其一笑:“告诉司马卯,有本将在,他的安危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告辞!”

    殷国相走了,他清楚王贲既然能够保证司马卯的安危,这意味着他们的安危也将会得到保证。

    毕竟司马卯才是始作俑者!

    殷国相与王贲的谈话,得到了殷朝廷上下一致的认可,于是乎,殷军立即开城投降。

    一日之间,秦军兵不血刃地接收了剩余城池。殷王司马卯投降,整个河内郡重新落入大秦帝国之手,至此刚好一个月。

    这便是上将军王贲的强大之处,凭借一己之力硬生生的击溃了殷,吞并了河内郡。

    秦军进入野王之后,上将军王贲下令,道:“立即将伪王司马卯等一干人等送入咸阳,等候陛下发落。”

    “与此同时,十万大军,两万与三万降军混合驻守野王,其余八万大军立即北上上党郡,支援陛下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王贲心里清楚,如今河内郡已经被攻破,最重要的不是其他,而是北上上党,与秦帝胡亥联合一起,灭魏。

    但是,王贲比任何人都清楚,大军北上之余,河内郡的事情必须要解决妥当。

    故而,当王贲将野王之中的事情处理妥当之后,立即飞马赶到修武与右相蒯彻以及太尉尉缭会合。

    上将军王贲一路飞奔,到达修武之后,刚刚吃了过了饭菜,都来不及歇息片刻,右相蒯彻便递过来一卷竹简。

    随及对着王贲微微一笑,道:“看看,这是我与太尉商议出来的策略,今日你我三人再磋商一番,报陛下定夺推行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点了点头,上将军王贲深深的看了一眼太尉尉缭以及右相蒯彻,随及将目光落在了竹简之上。

    他心里清楚,能够让太尉尉缭以及右相蒯彻两个人商议,依旧是未决,还要等待以及参与的图谋,必然是不小。

    一念至此,王贲一下子打开竹简,当他仔细的观察了一遍,不由得眼前一亮:

    请重立河内郡书

    臣启陛下:河内初定,夺城六十四,地四百余里。河内毗邻三川郡,与我本土相连,更可以与三川郡守望相助,虎视上党,邯郸,乃大秦帝国东出之桥头堡。

    若得设郡而治,化入秦国,则可一举震慑天下,立大秦东出之根基,诚为不朽之业也。

    唯其如此,臣等请重立河内郡,诸事如左:其一,郡治所设于怀县。怀居河内之中枢,有镇抚之便。

    其二,河内郡设置十五县,河雍、轵、野王、州、修武、山阳、武德、朝歌、邢丘、共、汲、小修武、荡阴、殷墟、怀县。

    其三,郡守县令皆从关中出,属员遴选

    旧吏,同时从咸阳选派一部分,混合使用,以达到最快稳定河内的作用。

     其四,立即推行秦法,三年之内不收赋税、不征兵役。其五,河内驻军五万,两万铁骑,三万降卒整编步卒,粮草辎重由敖仓输送。

    其六,在河内郡推行检察院制度的法院制度,以及城卫军制度,以保证河内郡的稳如泰山。

    臣:尉缭,王贲,蒯彻顿首。

    详细的看了一遍又一遍,上将军王贲望着尉缭与右相蒯彻,道:“重立河内郡对于大秦帝国意味深长,只是如今陛下远在上党,岌岌可危。”

    “现如今,是否立即支援陛下,而不是计较这些事情!”

    “上将军此言差矣!”

    右相蒯彻摇了摇头,道:“这是自大秦帝国东出,灭河南国以来,有一次的灭国,这个消息必将会深深的鼓舞三军将士以及大秦朝野上下。”

    “故而,这远比支援陛下更为重要。”

    听到右相蒯彻的一番话,上将军王贲微微颔首,随及沉声,道:“对于这件事,老夫没有异议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此来,只有一件事,那就是在陛下任命的郡守等人未来之前,由太尉坐镇河内郡,手握五万大军,以保证河内郡属于大秦帝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整个大秦帝国之中,真正意义上能够让王贲相信的人,只有寥寥无几的几个人,而在这其中太尉尉缭就是其中一个。

    只有尉缭亲自坐镇河内郡,上将军王贲才敢北上上党,与秦帝胡亥一道灭魏,继续扩大战果。

    “只要屯兵与邢丘,与怀互为犄角,河内郡必然会万无一失!”这个时候太尉尉缭对着上将军王贲微微一笑,道:“此地本是殷商古邢国,城名邢丘。周武王伐纣灭之,改邢丘为怀。”

    “始皇帝十年,在邢丘之侧,重立怀城,名怀县,同时又恢复了邢丘之名。”

    “邢丘居三河之冲要,又靠近洛阳。”这个时候,太尉尉缭幽幽一笑,道:“再说,上将军不以为,邢丘乃是兵家咽喉么?”

    闻言,上将军王贲目光一闪,半响之后,道:“这倒也是,怀县五万大军,不仅可以威慑西楚,更能够剑指邯郸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一来,足以成为大秦帝国的桥头堡,为大秦帝国统一天下做出贡献。”

    王贲心里清楚,三川东海道经过河内郡,这意味着不管从函谷关还是从洛阳调集大军,都可以在一天一夜之间到达河内郡。

    唯有如此,河内郡才能稳如泰山。一念至此,上将军王贲心里做出了决定。

    他对着太尉尉缭一字一顿,道:“河内若是有事,函谷关大军一日可达。再加上河内郡之中的五万大军,可以说是稳如泰山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