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津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量子意志 > 第二百三十八章:奸商
    在旧城区,只要你有钱,就能买到自己想知道的一切,就算短时间内没有现成的情报,付了钱后,也会有大把人想方设法地为你弄来情报。

    老头盯着王沈仔细观察许久,报出了价格。

    十万联邦币。

    现在站在他面前的并不是顾客,而是一位什么都不懂的大肥羊。这样不懂行情的客人每天都有,当你急匆匆地走进一家店,直接开口就说出了自己,那么得到的报价都会是天价,而这个基调一旦定下来,无论这笔“生意”谈成与否,接下来王沈得到的“报价”都是相仿的。

    奸商们有他们沟通的渠道,只要王沈走出这家店们,他是“大肥羊”的消息就会传遍整个旧城区。

    “十万联邦币,你怎么不去抢?”王沈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这个价格已经高出了贵的定义了,他看起来像那种随身携带十万巨款并且会用它来买情报的土豪么?

    10万联邦币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意味着他可以用这些天天吃他最喜欢的金拱门一直吃到天荒地老!

    “我抢不抢不知道,但是你感兴趣的那几个人抢了不少钱,我说的没错吧?”老头语气笃定,大有一绝不二价之势。作为情报贩子,拥有开阔的视野是极为重要的,东区的银行大劫案已经上了新闻,这些天连旧城区都为此事闹得人心惶惶,因为他们能看得出这次东区警方被这件事搞得焦头烂额,而作为军火的发源地,旧城区难免被殃及池鱼。

    所以说话时,他也在暗中观察王沈。

    现在对那四个感兴趣的一共就只有两种人,一种是希望尽快破案的政府工作人员,另一种便是想要在四人落网前黑吃黑分一杯羹的人。

    10万联邦币也并非漫天要价。

    前者,东区政府出得起这个价钱;后者,能黑吃黑吞下那笔赃款,10万联邦币绝对只是个零头。

    他们在银行业的业内人士透露,银行大劫案中至少损失了超过一千万联邦币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在这个行业空手套白狼是行不通的。”老头“善意”地提醒王沈。

    “谢了,不干。”

    王沈的态度很明显。

    虽然高中打比赛后,他获得了不少奖金和学校的补贴,维持小康生活足矣,然而他并没有十万联邦币的存款。而且就算有,他也不会把钱花在这种地方——一个情报10万,真当别人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啊。

    不过话说到这里,王沈突然意识到一个严肃的问题。

    四院联赛他们夺冠了,并且创造校史第一次击败了华夏学院——还是被誉为最强一届的华夏学院,可是学校却并没有给他们发奖金。

    一毛钱都没有。

    王沈决定这次回到学校应该多提意见,毫无疑问,奖金能够大幅度提升一名选手的积极性。

    “那真是可惜了,搞不好我恰好知道些内幕呢。”

    话虽如此,但老头脸上看不出任何惋惜的表情,有的只有奸商的笑容。在这一点上,旧城区的商家们还是挺齐心的,他的报价是十万,那么别的情报贩子那边便不可能低语这个报价,而不论最终谁把情报卖出去了,他都能分上一杯羹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奸商,全都是奸商!”王沈又进了几家店询问一番后,气得差点骂了街。因为十万联邦币是底价,后面去的几家店,从15万到100万联邦币不等,那一个个老板真是闭着眼睛就能喊出个价格来。

    他对旧城区的好感度瞬间降低了15个百分点。

    “你之前来买军火的时候也被这么骗过吧?”王沈看向温妮莎。

    自始至终温妮莎都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,她并没有参与讲价,全程冷眼旁观。

    直到王沈问她,她才两手一摊:“是你自己太外行了。”

    作为黑水的前雇员,她对市场流通的军火价格了然于心,来走私区做生意前是要提前做好工作的,这些商人可不是什么良心商家,他们都是经历过经济萧条的底层人民,对金钱的渴求难以想象,遇到外行人,他们只会想尽办法宰上你一笔。

    “尤其是你要买的不是军火这种实体产物,情报这种东西都是看心情要价的。”

    一把M4A1步枪是有明确定价的,奸商心再黑,涨个三倍顶天了,而情报,则完全没有价格标准,而且是一锤子买卖。

    “很遗憾,我从来没有被骗过。”温妮莎补充道。

    当军火商们发现她能随口报出每一种枪械的基本信息和基础定价时,也只能悻悻地赚个“运费”了。

    “那这种时候你不是应该站出来帮我讲价的吗?”王沈仍然愤愤不平。

    “你是笨蛋吗?我为什么要帮你讲价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们现在是队友啊!”

    王沈突然感受到了周珂的好。

    作为情报分析师,这方面的问题似乎从来都不需要他来操心,如果周珂在身边他甚至都不需要到处打探状况,因为周珂自己就能解决这个问题,她的情报收集能力要比这些奸商们不知道高到哪去了。

    而温妮莎作为队友,真是各种意义上的不靠谱。

    不但出工不出力,而且态度极差,让队友毫无组队体验。

    “那你的心理价位是多少?”

    “100联邦币,不能再多了。”

    就100联邦币,王沈都嫌贵。

    这钱能吃好几顿金拱门呢!

    这些情报贩子什么都不做,只要磨磨嘴皮子就把钱给赚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去抢?”

    这回轮到温妮莎说这句话了,她不但没有给王沈施以援手,而且还立刻站在了情报贩子那边。情报贩子们都是漫天要价的奸商不假,但王沈也是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——再良心的情报贩子都不可能以100联邦币的价格卖出情报,否则那就不叫情报贩子了,那叫慈善家。

    “听好了,所谓的情报贩子也是要冒风险的。”温妮莎不得不为王沈普及起一些业内的基本情况,情报的价值界定模糊,但也有迹可循:“当他卖出情报时,就势必会威胁到其他人的利益,而他自己也很有可能因为售出的情报遭人报复。情报价值高低,取决于他可能为他售出的情报付出多么高昂的代价,他们赚的是‘风险保证金’。”

    基于这项原则,抢了银行的四人组现在自身难保,上门寻仇基本不太现实,所以10万联邦币的要价肯定是高了。要怪就怪王沈自己什么都没搞明白急匆匆地找上门,并且展现出了一名合格“大肥羊”所具备的一切特征。

    别人不宰你宰谁?

    “死心吧,绝不会有人为了100联邦币出卖情报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边的小哥,你想知道关于那四人组的信息是吧?”路边的一个中年人朝王沈招了招手:“问题是,你能付得起多少价钱呢?”

    “100联邦币。”王沈坚持观念不动摇。

    那人摸了摸下巴,只是一想,便点了点头:“来我的店里吧。”

    王沈得意地瞟了一眼温妮莎,模仿着她刚才的口气:“死心吧,绝不会有人为了100联邦币出卖情报的。”

    这个人!

    温妮莎嘴角抽了抽。

    也太欠揍了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