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津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第一圣祖 > 第150章 互相算计
    两个赤蝎帮众,立即拉着云阳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“你难道就没想过,我为什么要花高价拍下这块残图?”云阳神情平静的说道。

    赤蝎神情微微一动,“你手中还有一块残图?”

    云阳微微一笑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赤蝎深吸了口气:“交出残图,我保证,真的放你们走!”

    他的想法和黑衣女子一样,所以,根本没怀疑,云阳是不是真的有残图。

    “你刚告诉我的,不要和你们这样的人讲信誉。”云阳淡淡道。

    赤蝎眼中浮现一抹羞恼之色。

    他刚才,完全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。

    “提你的条件吧!”赤蝎咬了咬牙。

    他说什么云阳都不信,只能如此。

    “先把我朋友带来。”云阳淡淡开口。

    赤蝎照办。

    二皇子和安甜等人,再次被带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回行宫去找洛溪,让她保护你们,确认安全后,亲手写封信派人送来。”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,云阳深深看了安甜一眼。

    赤蝎也明白他意思,直接示意手下,让几人离开。

    待几人走远,云阳这才看向赤蝎:“找个地方,我要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以安甜等人速度,走回奇苍城,需要不少时间。

    赤霄冷冷看他一眼,挥了挥手:“带下去,严加看管。”

    立即有人,带着云阳离开。

    “帮主,现在放走那几人,万一他们把残图的消息泄露出去怎么办?”一个脸上有着刀疤的壮汉,担心问道。

    这才是他们不愿放走几人的原因。

    一旦残图已经集齐大半的消息泄露出去,那他们这些人,怕是会立即被无数人盯上。

    赤蝎轻笑一声:“你以为,我真的会让那几人离开?”

    刀疤壮汉一怔,随即眼睛一亮:“您的意思是,弄个假的送信人?”

    “还算聪明。”赤蝎点了点头,“去把那些人抓回来,但是别带上山,关到山下的密室去,然后逼其中一人写封信送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立即去办。”刀疤壮汉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刚走两步,他又停下,笑道:“帮主,那两个妞兄弟们惦记好久了,您看现在能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他眼中浮现一抹炙热,忍不住的咽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安甜和冯芷薇这样的美女,对他们来说是可望不可及的存在。

    如今有这样的机会,如果不是赤蝎一直压着,他们早就按耐不住下手了。

    “都给我憋着。”赤蝎瞪他一眼:“没拿到残图之前,谁敢动那些人,老子活剐了他。”

    刀疤壮汉干笑道:“帮主,有必要这么谨慎吗?这残图应该已经是十拿九稳了吧!”

    “只要残图还没拿到,就绝对不能大意。”赤蝎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刀疤壮汉神情一凛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落鹰山下。

    一个由山洞改造而成的密室之中。

    “就算你杀了我们,我们也不会写信。”二皇子看着面前的刀疤壮汉,神情极为坚决。

    他身后的冯芷薇等人,也是同样的神情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被抓了,但只要不写信,云阳就是安全的。

    一旦写了信,不仅他们会死,云阳怕是也会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“不写也行啊!”刀疤壮汉满脸淫笑的看着安甜和冯芷薇:“那就让她们两个先陪陪老子!”

    说着,他直接伸手,朝着冯芷薇抓了过去。

    二皇子等几个男人连忙阻拦,可他们的‘三日眠’尚未解除,被刀疤壮汉一挥手,就全部甩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住手,我写!”眼看冯芷薇要被抓住,安甜咬着牙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安甜,不能写。”冯芷薇说着,竟然一头朝着身旁的石壁撞了过去。

    为了保住云阳,她宁愿去死。

    “嘿嘿,老子还没同意,你死的了吗?”刀疤壮汉身影一闪,随手将冯芷薇打晕在地。

    随即他目光看向安甜:“现在,你可以写了。”

    “安甜,绝对不能写。”二皇子连忙阻拦,说道:“就算我们这些人都死了,云阳也绝对不能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安甜,你特么要是敢出卖老大,我和你没完。”吕承运愤怒大喝。

    安甜直接没理他们,走到准备好的笔墨跟前,提笔写信。

    “姓安的,我先杀了你……”吕承运目呲欲裂,想要冲向安甜,却被刀疤壮汉一脚踹开。

    “安甜,云阳待你不薄,你这么做对得起……”二皇子还想继续劝阻,也被刀疤壮汉一脚踹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我写好了。”安甜不为所动,把写好的信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好,很好!”刀疤壮汉看了一眼,满意的点了点头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安甜这才微微的松了口气,立即走过去,轻轻的扶起了冯芷薇。

    “滚开。”吕承运冲过去,一把推开了安甜,目光冰冷的瞪着她:“少在这里假惺惺,你特么要是还有一点良心,就立即自裁,别逼我亲自杀你!”

    同时,二皇子等几人,也都起身围向了安甜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都不能动武,但几个大男人,想要杀死一个少女,还能能办到的。

    安甜苦笑一声,这才用口型,无声说道:“是老大让我这么做的。”

    云阳说到‘亲手写封信’时,深深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当时她没明白,但刚才刀疤壮汉让她写信时,她突然明白了,所以才会站出来配合。

    二皇子等人都是微微一怔,随即恍然。

    安甜刚才确实妥协的太容易了一点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刚才太愤怒,所以没有意识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一群人,都是满脸歉意的看着安甜,他们刚才差点就动手了。

    安甜微微一笑,指了指外面,再次用口型说道:“继续骂我。”

    “姓安的……”吕承运第一个开口,骂的格外起劲。

    密室之外。

    听着不断传来的喝骂之声,刀疤壮汉这才拿着信,满意的上山而去。

    山顶石屋之内。

    “这事办的不错。”赤蝎看着手中的信,很是满意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明天一早把这封信交给云阳,他应该就能拿到第三片残图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看向刀疤壮汉:“查到那个黑衣女子的下落了吗?”

    只要再拿到黑衣女子的残图,他就能集齐完整的地图。

    他仿佛已经看到,秘境在向他招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