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津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偷爱 > 第三百九十章
“行,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。”我点头答应。

我知道月小美她们要去进货,只要我有时间,基本上都会让史洁当说客,毕竟再怎么说在她们看来我和史洁走的最近,况且史洁和我也的确是比较好。

“谢谢楠哥。”史洁露出笑容。

“不过路程比较远,回来的时候我开车怎么样?”我忙说道。

从魔都到温岭,怎么说也要七八个小时,我刚刚从墨尔本回来,的确是有些疲累,既然这么久,我当然打算休息休息,而除此之外,我想试试灵犀戒,将灵犀戒里的内劲补满,如此一来一旦遇到危机,我也可以依靠灵犀戒化险为夷。

“嗯嗯,我和小美都开车,楠哥你可以休息休息。”史洁答应道。

很快,我就让史洁她们收拾收拾,而我更是从床底下拿出贪狼刀放进背包,以备不时之需。

将车钥匙交给史洁,我们一起坐着电梯来到地下车库,并且终于是对着温岭的方向赶了过去。

从莫都到温岭的路程并不短,我和葛婷婷坐在后座,而史洁开车,月小美坐在了副驾驶座上,只是这车刚刚上高速,我就发现后面有一辆车远远地跟着我,不出意外,这跟踪我们车的,还真的就是秦天和秦月。

这秦家姐弟在黄老爷子那吃了亏,现在跟着我,显然是想找回场子,而除此之外,估计这两人恐怕是想杀我泄愤,毕竟介原石事情已经让他们耿耿于怀,而且之前这秦天还差点死在我和跃千愁的手中。

坐在后座,我假意睡觉,其实更是将丹田里的内劲一股脑的对着灵犀戒灌输了进去。

浑身内劲全部灌输到灵犀戒,也就几分钟的时间,而当我感觉内劲亏空之后,更是开始运转回春诀,缓缓地修炼起来。

在到达温岭之前,我必须要将内劲修炼回来,而只有这样,我才能够有自保之力,至于到时候真的面对秦天和秦月,那就要凭本事了,我相信这秦家姐弟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,因为在这之前,他们就曾经以黄小柔的性命做威胁,要逼我回国拿介原石,而现在有危险的估计就是史洁、月小美她们。

差不多七个多小时,外面的天色早就已经昏暗下来,而我的修炼终于是停止下来,经过这七个小时的修炼,我已经将丹田里的内劲补满,并且状态也达到了巅峰。

“楠哥,你终于醒了,我们马上就要到温岭了。”葛婷婷看到我睁开眼睛,忙开口道。

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我淡笑回应,接着转身看向车子的后窗。

这一看之下,我有些疑惑,本来那秦天和秦月驱车一直跟着我们,但是到了这温岭的山路之后,却是不见了,难道说他们以为我发现了,所以隐藏起来了吗?

“楠哥,你放心吧,今晚肯定让你好好休息一晚,今天不是周末,宾馆空余的房间很多,不会让你再睡车里。”月小美淡笑开口。

“知道了。”我无奈开口。

车子开到温岭的一家内衣工厂,月小美和史洁便去交涉,而我负责搬运,很快,好几箱内衣就陆续装车,随后对着附近的宾馆开了过去。

这里因为是山区的郊县,所以附近都是山林,哪怕是宾馆附近的小镇,人烟也是不多,大晚上的街上也没有什么人影。

在宾馆里开了三间房,我一个人一间,史洁单独一间,至于月小美和葛婷婷合住一间,这种安排倒是让我有些惊讶,而后续我才知道月小美她们根本就不知道我和史洁的关系。

在外面的小餐馆里吃过晚饭,我们就一起回到了宾馆,定下了明天回魔都的时间。

就在我刚刚回到房间,打算洗个澡的时候,我的手机却是响了起来。

拿起手机,我一看这个来自京都的号码,便心下一惊,看来是祸躲不过。

“喂?”我忙接起电话。

“林楠,你要是不想那三个女人死,就给我滚出宾馆!”秦天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。

一听这话,我心下愤怒无比,这秦家姐弟居然老是以我身边人的性命来威胁我,这显然吃定我了。

“你们可别胡来!”我沉声开口。

“那就快点!”秦天说着话,他就挂断了电话。

将背包里的贪狼刀拿了出来,我又拿了几把飞刀,我知道今晚这秦家姐弟找我麻烦,到时候肯定会有一场争斗,至于到最后能不能全身而退,那就要看命数了。

对着窗台往下一跃,我就出现在了宾馆外的停车场,只见那秦天和秦月都穿着一身黑袍,他们见到我出来,露出一抹冷笑。

几步对着这两人走了过去,我忙开口:“你们还想怎么样,我可是说了介原石根本就不在我手中。”

“小子,这里说话不方便,你也不想打扰那三个丫头休息吧?”秦月嘴角一扬。

“你小子就是个色胚,一天到晚都跟女人在一起!”秦天冷笑一声。

直接略过秦天,我抬眼看向秦月,接着开口:“你们想去哪里谈?”

“当然是前面的山里了,你小子既然是天网的高手,想必实力也不差,我可是很想领教领教!”秦月淡笑开口。

一听秦月这话,我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,这女人从我见到她的第一眼,浑身就透着一股危险的气息,不过虽然危险,但是颜值倒是极高,而且还胸大臀圆,秀色可餐,一旦能够将其彻底打服,把她占为己有又如何?

思维到了此处,我微微点头:“当然可以,不过江湖规矩,切磋可是要点到为止。”

“你忒娘的还真怕死!”秦天冷笑一声,接着脚下一动,对着前方的一处山林激射而出。

随着秦天的动作,这秦月更是示意我跟上,而她跟在我的身后,显然是怕我临阵脱逃。

差不多十几分钟,我们出现在了附近的一处山林空地,我双眼一凝,便四下打量起来。

这个山林外还有一个比较大的湖泊,至于在湖泊的对面,是高山峻岭,而这山林空地,的确是激战的好地方,毕竟这里杳无人烟,闹出再大的动静也不会有人来。

“姐,这小子交给我!”秦天说着话,手中现在一把长剑,至于那秦月,更是玉手往前一个虚握,一把银色长枪出现在了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