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津小说网 > 女生小说 > 道侣总是不消停 > 第九十八章 给彦君送礼
    “当时的情况,帮助你也是帮助本君自己。”彦君并没有接受叶千秋的感谢:“你不必感谢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要多谢彦君的。”叶千秋脸上带上了笑容,然后朝彦君伸手:“既然我已经醒了,小红毛就不劳烦彦君了。”

    一想起彦君是冥北之地的大佬,这么抱着自家的小红毛,叶千秋就有点接受不来。这小红毛到底多大的脸,才能得到这样的待遇。

    然而,彦君似乎有别的想法。

    他没有将小红毛还给叶千秋,而是抱着小红毛,在屋子中间的椅子上坐了下来:“不算麻烦,这孩子挺乖巧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还伸手撸了一把小红毛。

    “本君来是想问问,你们打算何时出发?”彦君开口。

    叶千秋的目的地瞒不过彦君,小红毛再怎么聪明,年龄也就彦君的零头。又从小生活在柳氏那样单纯的族群中,自然什么秘密都瞒不住。

    叶千秋有点吃惊。

    “若是你们今日便出发,我们可以同行。”彦君接着说道。

    叶千秋先是一愣,然后狂喜不已。去冥北之地,本就危机重重,如果有一个来自冥北之地的大佬愿意帮忙,那肯定事半功倍啊。

    意识到这一点,叶千秋十分激动。

    “在此之前,还请两位将白狼皮借给本君。”让叶千秋激动够了,彦君才接着开口。

    白狼皮是卫凌空跟两个妖**易所得,这东西对叶千秋跟卫凌空来说挺重要的,要是没白狼皮,她俩去冥北之地十有八九得冻死。

    “白狼皮有保暖之用,本君知道你们也需要。但是,本君希望,在进入冥北之前,还请二位将白狼皮借给本君,本君不胜感激。”

    明明是冥北之地的大佬,按理说,彦君就是强取白狼皮,叶千秋和卫凌空也是束手无策的。

    但是对方却非常礼貌,礼貌到叶千秋都不好意思拒绝:“前辈客气了。”一边寒暄,叶千秋一边将白狼皮拿出来。

    彦君这种大佬,一行一言已经暗暗契合大道,没必要因为一两张白狼皮这种小事来欺骗叶千秋。

    彦君接过白狼皮,也没多看,就又披在他身后的两只妖兽身上。然后,他身后的妖兽,激动不已的回了句话。

    看到彦君的动作,叶千秋忽然明白彦君为什么要白狼皮了。跟中洲的人去冥北之地很容易被冻死一样。冥北之地的妖兽,早就适应了冥北之地极寒的环境,来中洲也很容易中暑来着。

    白狼皮能保温,自然也能隔绝温度。

    叶千秋忽然想起了什么,在自己的储物袋里寻找,很快找到了一个东西,乐颠颠的递给彦君。

    “前辈,这是寒玉,您试试?”

    叶千秋难得谄媚送礼。送的礼物,也不是贵重的东西。

    寒玉并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,却是现在最适合送给彦君的东西。寒玉玉如其名,没别的特色,就是佩戴的时候,能让人感觉凉爽。

    凡人的避暑山庄里,偶尔会出现这种东西。

    叶千秋的这个,是忘忧真人送的。当初叶千秋不肯修炼,耐不住夏季的炎热,忘忧真人看她难受,就送了这个。

    后来,叶千秋筑基,这个寒玉就放在储物袋里当收藏了。

    彦君怎么好意思接受晚辈送的礼物,所以在叶千秋掏出礼物的时候,彦君就已经想好了拒绝的措辞。但是看到寒玉的时候,他改变了主意。

    接过寒玉,挂在自己的脖子上,彦君长舒一口气。

    得回内丹的他,又能熬得住中洲的炎热了。可这么一来,他还是容易疲惫。叶千秋这寒玉虽然体积不大,却能让他凉爽不少。

    “你这礼物,本君收了。等回冥北,本君的宝库,任由你挑一样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叶千秋接受了,心里算盘打得啪啪响。早知道,一块寒玉,就能收获妖君宝库里的宝贝,叶千秋早就收集一筐寒玉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一个美好的想法。毕竟,堂堂妖君,也不是个智障。

    叶千秋跟彦君聊得很愉快,直接敲定了今晚出发的计划。至于出发时间选择晚上,那完全因为天气太好,白天对于彦君一行人来说,也有些炎热。

    打发完彦君,叶千秋终于可以起床了。站起来的叶千秋端过朱小七递过来的汤药,闻了闻,皱起了眉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不喝啊。”汤药的味道十分难闻,虽然以前总是给别人灌药,可叶千秋也是个不喜欢喝药的。

    朱小七自然是不敢管叶千秋的,毕竟,一个能用灵力撑爆别人的狠人,朱小七是不敢得罪的。

    不过,卫凌空作为监督叶千秋喝药的人,他还是敢管的:“千秋昨天太乱来了,朱道友说了,你那般太容易伤及根本,这药就算难喝,也还是要喝点的。”

    叶千秋还想挣扎,可卫凌空已经不给她机会了。

    一手夺过药碗,一手捏着叶千秋的嘴,愣是用最粗暴的手段,将一碗药全灌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。”卫凌空一撒手,叶千秋就弯着腰猛咳:“卫二愣子,你给我等着。咳咳咳。”

    叶千秋那叫一个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这一幕,直接把君凰山的俩弟子吓懵了。朱小七悄悄的拽了一下自家师兄,朱一一秒明白师妹的想法,两人悄眯眯的闪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好可怕,师兄,你不是说,卫前辈特别喜欢叶前辈的么?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朱一点头,然后心有余悸的回头看了一眼身后:“我也不知道,他能对叶道友做这种事情。”

    房间里,叶千秋终于缓过气来了。抬手抹掉嘴上的药渍,叶千秋咬牙切齿的盯着卫凌空。

    卫凌空有点委屈。

    他知道药很难喝,可这药对身体好啊。可这种痛苦,一咬牙一跺脚就忍了,灌的总比慢慢喝要舒服一点吧。千秋为什么还这么生气?

    “千秋,师尊说……”

    卫凌空的话还没说完,嘴巴就被叶千秋捂住了。

    “别给我说南宫真人格言!你现在别说话,给我好好听着。下次,绝对不准用这种方式给我灌药、不,没有下次了!听明白了么!”

    卫凌空连连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