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津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> 第二百八十一章 变本加厉的驸马
    蓝城,驸马爷的府邸中,敖元嘉被几位僧人抬回屋内。

    常驻驸马府上的大夫被着急唤来,为敖元嘉伤势治疗。眉千笑下手是留了情的,火盆去势不快,但内含暗劲,打算是等敖元嘉伸手格挡伤他的双手。只是没想到敖元嘉心理受创,这般速度的铁盆也接不住,直直拍在脸上。不过眉千笑也没半点后悔,既然动了手,那便觉得他罪有应得,打手还是打脸无所谓,总之要不了他的命。

    在暗劲的含蕴下,铁盆扣了敖元嘉一个结结实实,里头未灭的火焰和火热的柴碳烫伤敖元嘉的脸,连头发都烧去小半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,敖元嘉已经感觉不到脸上的疼痛,心中只有败得难以置信的挫败感。

    “烫伤不算严重,我马上开几剂伤药消炎,外伤涂芦荟烫伤膏,疤痕即使留下也不大明显。当然,马上向京城传去消息要些烫伤良药,更能确保驸马俊颜不受任何影响……”大夫仔细检查敖驸马的伤势之后发现并无大碍后,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作为驸马府的专属大夫,驸马有什么三长两短他治不好,他肯定也别想好过。

    “去,喊那几个苗人过来。”敖元嘉突然道。

    “苗……苗人?”大夫为这番没头没脑的话愣住。

    老金刚宗的老僧挥了挥手,示意大夫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就去拿药。驸马好好休息,这些日不要乱动……”大夫这才明白敖世子不是和他说话,点头要退。

    “我不需药!药能让我打赢她吗?不能!去喊那几个苗人过来!!告诉我,为何我独创的掌法如此不堪一击!”敖元嘉好似被点燃的爆竹,蹭蹭蹭地往上炸,接着挥手扫出,一阵罡威随掌而出,轰向那大夫。

    老僧一直双手合十,此时抬手轻轻一伸,那让满室堂皇的罡威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他用蹩脚的中文说:“大夫下去。来人,喊他们来。”

    大夫不懂武功,但刚才敖元嘉爆满的杀意他一个普通人也能感受得到,心知自己拾回一条小命,赶紧离开。

    过没一会,几个普通打扮的人走入屋内,看到敖元嘉的样子吓了一跳,半跪在敖元嘉面前。

    “是谁伤了教主?我们去砍了他喂蛤蟆!”他们惶恐道。

    “我输了……在他面前,我就像一个刚学会走路的孩童,一碰就倒。你们五支毒宗交上来的《五毒秘传》是否有所保留!”

    敖元嘉从床上坐起,身旁一位僧人上前要为其清洗焦黑的脸庞,被他一把推开。他眼红的怒火,犹如滚滚燃烧的烈焰,穿透而出。

    跪下几人都感觉到透骨的杀气,纷纷胆寒。他们早已知道这位驸马爷私底下凶恶,脾气相当不好,一个不小心会惹上杀身之祸,顿时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“自从教主初入中原,将我们五支圣宗一统成为新教主打算带领我们重展五圣教之威风时,我们五支圣宗就把各自的《五毒秘传》残卷毫无保留地交与教主。当初我们五支圣宗分崩离析,每一宗抢了《五毒秘传》的五分之一,交上之时互相比对过,绝对没有错漏!”其中一位男子拱手道。

    毕竟之前他们五支圣宗谁都不信任谁,上交给新教主《五毒秘传》的时候,彼此之间都细细检查过,深怕有一宗偷偷藏起一部分。别人没交全自己全交了,不就自己吃亏了么?这点小心机他们也都彼此防着呢。

    “那为何号称‘百无禁忌毒龙霸天’的五毒神功如此差劲?我修炼后只见锦上添花,未见雪中送炭!我们金刚宗的龙象般若功胜它百倍不止!”敖元嘉怒道。

    “教主。”其中一位年长的女性抬头拱手,这里唯有她神态自若,能顶得住敖元嘉漫出的杀意和老僧有意无意泄露出来的威压,“此言差矣。教主的龙象般若功自然大道无边,但《五毒秘传》也是世上一绝。里头除了五毒神功的内功功法,还有使毒、驱毒物、摆毒阵、五毒掌缚龙索等博大精深五花八门的妙法,常人能学得一星半点便受益无穷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有龙象般若功,要个屁毒物驱使之术?”敖元嘉皮肉焦黑的脸露出狰狞的姿态,“要不是你那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儿子,毒蛇宗主巴同说五毒神功可帮补我的龙象般若功,我已经让你们这一脉断绝了!今日就算他还在世,我也一掌崩了他!”

    “教主,巴同所说其实属实。龙象般若功刚劲无比,但锋芒之后余威欠缺,辅以毒劲增强后劲,理论上是有所补强。”老妇人严肃道,“只是,教主刚学《五毒秘传》里的五毒神功不久,毒劲威力有限,才显得教主的自创绝学《龙象五毒掌》稍欠火候……”

    “练了《五毒秘传》三年,精髓我早已掌握,你在质疑我的武学天赋?你要试试我的五毒掌吗?”

    敖元嘉探出一手,聚起澎湃的掌力,眼睛看向那老妇人仿佛在看一个死人。

    “不,教主的武学天赋是我从未见过,我绝对不是教主的对手。不过,教主你并没有养毒物。”

    “武功的事情和养不养毒物有什么关系!”

    “五毒神功乃是以毒入武,没有毒物随身以毒养毒,毒性不足,练出来的内力毒劲不足,自然威力大打折扣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要我养一只蛤蟆?养一只毒蝎?还是养一条毒蛇?”敖元嘉冷笑出声,浑身透着冷意。

    他最不屑就是用毒物,在他眼中,使用毒物压根就不算是一门武功!

    “教主若是不想养,也不是没有别的方法。《五毒秘传》中有提及想要速成毒劲,可尝试用‘五圣同祭’的秘法。不过此法风险较大,就算成功了,还有……还有留下疤痕的副作用。”

    老妇人老实交代,有什么事情提前说清楚,免得以后出了什么事情找她麻烦。

    敖元嘉眉头皱而隆起,深思了一下,回忆起《五毒秘传》里头确实有这一秘法。继而转头看向身旁的老僧。

    老僧眉目不张,好似知道敖元嘉在用眼神征求他的意见,微微点头:“龙象般若功我已传于你,你想要达到更高的境界,需要时间的累积,无法一步登天。若你要以其他的方式开辟新的武学窥探新的武境,为师不会阻拦,反而以你为傲。”

    敖元嘉心中大喜,他心中早已被自尊破灭的仇恨占据,只想用更快的方式变得更强!然后打败今日那个一而再再而三坏他好事的“月”!

    多修一门神功有何不可,他与“月”交手时便发现他也不只是修炼一门功法!一定是多门绝世功法一起练,才会在这般年纪就比他更强!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还要担心伤疤的问题吗!”敖元嘉粗鲁地伸手一拂,脸颊上一块焦损的皮肉被他硬生生搓下一小块,鲜血迫不及待争先恐后地窜出来,流了一脸,“我有龙象般若功加身,内力深厚,毒劲反噬不了我!来吧,帮我施展‘五毒同祭’之法,马上!”

    “是!”以老夫人为首,半跪的几人一同点头,站起,掏出随身的至毒之物。

    老僧带人快步离开了敖元嘉的卧室,吩咐弟子好好在门外护法。接着目中精光连闪,自己连夜往陇西金刚宗的山门赶回去。